【大学城十周年】从寂静到繁荣:广州大学城十年变迁

“大学城里的树越来越高了,绿道环境好,很适合骑车,我每个星期都回来。”毕业六年的李舫对大学城有着特殊的感情,



“大学城里的树越来越高了,绿道环境好,很适合骑车,我每个星期都回来。”毕业六年的李舫对大学城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是华南理工大学2004级的学生,首批入住大学城的学生之一。
  十年前,李舫刚入学的时候,大学城还是一片没有彻底完工的工地,绿化植被更是少得可怜。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军训时的惨状:一边是嘹亮的军号声,一边是铲土机和工人们的施工声;由于缺少树荫,学生们训练时暴晒在太阳下,只能每个班轮流到教学楼下休息。李舫在军训前剃了个光头,结果因为每天暴晒,头皮红肿了一个月。“那个时候还挺好玩的,我们训练的时候,小谷围岛上的老人、小孩好多人打着伞过来围观。他们说以前很少到市区里去,从来没见过大学生军训。”
  如今大学城里绿树成荫,很大程度上也是居住在这里的师生的功劳。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甘健强是2004年首批进入大学城的,其后的每一年里,他都和学生们一起在大学城的各个角落植树。“大学城号召我们每年都要种树,我们最早种的那一批树现在已经长得相当高大了。俗话说得好,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甘健强说,大学城种好树十年足矣,但对于大学人才的培养、文化底蕴的养成,十年却像弹指一挥间,还需要更加长久的积累。
  
大学城商业圈从无到有
  2004年大学城初建成时,就迎来了数万人迁移的庞大工程,老师、学生的吃穿住行都是亟须解决的问题。李舫说,首批搬到大学城的几乎都是大一新生,身边缺少同院系学长学姐的引导,感觉和市区内的大学本部严重脱节。
  据了解,在大学城投入使用的头两年,地铁还没有开通,大学城内除了一间中型超市,其他几乎没有任何商业配套。学生们想进广州市区逛街,必须先到大学城中部枢纽转公交车,颠簸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周末的时候去市区的人特别多,能挤上公交车就算是运气好了。”李舫说,平常有需要他们都是去周边的村子里,村里有小卖部,有修车铺,甚至还有个只有一间包房的KTV。但是如果遇到半夜在宿舍饿了,他们也不敢往村里跑,“外面黑灯瞎火的,路灯都还没装全,怕出事”。
  正是当年大学城内交通、商业的不发达,给了天生会做生意的广东学生一个绝佳机会,催生了许多学生“走商”一族。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2005级数学系的阿杰说,当时他们班上有人从市区进货倒卖零食,有人倒卖T恤衫,而他自己则垄断了节假日大学城回粤东老家的大巴包车业务,“大巴在大学城外环兜一圈接各个学校的学生,每个人提成50元,一个春节下来就可以赚三四千元”。
  十年过去,大学城早已今非昔比。广州大学城范围内已有四个大规模的商业中心,大学城商业服务区北区、北亭广场、广大圣地商业中心以及贝岗的GOGO新天地。广州大学城按照环形放射网状规划设计,内环、中环、外环三个半径不同的同心圆环形路把大学城分隔成中心休闲区、生活区和教学区。各高校的大学生课余的生活起居集中在中环与内环之间,人口密度相当大,消费的需求也十分旺盛。餐饮、影院、购物、电玩甚至健身,消费种类非常齐全,几乎能解决大学城内40万人的所有消费需求。然而一到寒暑假,大学城内商业几乎全部歇业,这也成为大学城商圈的特殊一景。
  
古老小洲村的“文艺化”
  大学城的到来,改变的不仅是它近18平方公里范围内的事物,还带来了周边村庄的改变,最明显的莫过于岭南古村小洲村。
  小洲村是一座已有50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庄,曾经因为它的水乡生态和万亩果园被政府划定为保护区。一位在小洲村工作多年后卸任的村干部回忆:“大学城的建设,等于激活了小洲村的发展。”在大学城建设的三年间,随着高校人员、资源的注入,以及早期进驻艺术家的口耳相传,小洲村引来越来越多艺术家聚居此地,相继建立起数十个工作室,涉及绘画、雕塑、摄影、书法、音乐等十几个门类。在国内艺术界也渐渐形成“北有宋庄,南有小洲”之说。
  李舫说,在2005年左右小洲村对于他们学生来说“还只是个卖水果的地方”。那时毕业于广州美院的许冰和老师尹秋生商量一起去外面找一个工作室,“学校的工作室太小”。“当时我们美院已经搬到大学城,所以老师就提议去小洲村,小洲村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原始、自然、朴素”。许冰还记得那是2005年盛夏的一天,下着大雨,他和老师跟小洲村第十生产队签订了租房合同,以每个月900元的价格租下了瀛山简公祠。他洗掉了祠堂青砖上的白灰,恢复了青砖的原貌,在院子里种上了植物,把旁边的两个房间在保留原貌的条件下重新装修,住了下来。
  许冰回忆,当时小洲村的艺术家还不多,“我知道的多是广美的老师和退休老师,最多有五六个艺术家工作室”。由于租金低廉,房屋空间大,加之靠近大学城,在许冰来到小洲后的两三年间,小洲的各种艺术工作室呈现快速繁殖和井喷之势。现在,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慕名来到小洲村,建立了雕塑公园和各种类型的创作室。目前,村里聚集的艺术家已有40多位,这里成为艺术家和美院学生们寻觅创作灵感、写生、摄影的首选之地。画室、书社、雕塑室、美术工作室,几乎在小洲村的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
  
老师“走教”,学生住学
  广州大学城的逐渐繁荣,必然也引来了地产开发商,近年来大学城周边的房价居高不下。据了解,大学城周边楼盘均价从最早期的每平方米6000元,发展到现在的两三万元,被不少市民称为“广州第四个豪宅板块”。
  “大学城的前期规划是比较好的,但后来都没按规划建。”暨南大学教授、城市规划专家胡刚认为,这与大学城的规划走样有关。据了解,早在2007年7月,广州市政府相关部门曾表示,在大学城相关规划编制中,已分别预留了岛内师生有关居住、商业、服务、文化等设施用地。规划了可供大学教师和市民居住的城市生活区,包括综合医院、中小学、幼儿园、市场等;还在各大专院校校区内设置了教师过渡房。2008年,曾有媒体报道“教师村”有望在2009年动工。然而,“教师村”没有等来,等来的却是拔地而起的商业楼盘。
  “大学城的房价那么高,老师都买不起,只能住在外面。”甘健强说,由此带来了大学城里“教师‘走教’,学生住学”的严重问题,老师们每天在路上就要奔波两三个小时,一下课就赶紧坐车回市区,根本没时间和学生交流。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徐平华也被这个问题深深困扰,他想有多些时间向学生“传道授业”,然而房子、交通又是摆在他眼前的实际问题。“下课迟点回市区就会堵车,搭摩的价格又贵,出大学城拦的士完全靠运气。”
  徐平华心目中的大学城应该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说:“大学不是工厂,不是建好大楼、盖好房子就够了。大学需要人文底蕴,需要大师和大气度。”
  甘健强认为,大学城应该回归到最初建设的初衷“做学问的地方”。“一所大学的底蕴,需要几十年来搭建根基,形成氛围。”他不赞成过度地商业开发大学城,“一个孤立的地方有利于学生、老师沉下心读书,来自外界的诱惑太多,对学生、老师都十分不利”。
教师们的呼声也传达到了上层,2010年就有政协委员提出提案《防止广州大学城进一步商业化》。2013年7月,《广州大学城控制性详细规划修编》进行了公示,大学城所在的小谷围岛居住用地不再批出。近年来,广州市政府提出“广州大学城提升计划”,要求在2014年9月广州大学城建成10周年前,基本完成大学城基础设施、公共配套等项目建设。


文章选自:南方杂志



温馨提示:

在回复栏进行回复

将获得环境花之海全体成员对你的帮助与祝福~


环境花之海学生会

致力为同学们提供日常所需
回复1:新生指南/安排
回复2:环境学院·简介
回复3:环境学生会·简介
回复4:学生会部门·简介
回复5:最近活动

【环境因你而美】


订阅点击顶部标题下方“广工环境花之海学生会”

分享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回到顶部双击标题栏即可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