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亦乐乎】肖鹰崔永元开骂打了谁的脸?

据新闻报道,最近赵本山很“火”,而且因为赵本山,崔永元与肖鹰还在微博上掀起一场骂战。 两个名


据新闻报道,最近赵本山很,而且因为赵本山,崔永元与肖鹰还在微博上掀起一场骂战。

两个名人,一个是新闻人,一个是文化人,两个人对二人转的评价,变成个人攻击,本来讨论低俗文化的人,变得很低俗,这是一种文化的悲哀、精神的悲哀。难道就不能心平气和讨论问题吗?这还是两个社会精英,精英素质如此,能期待普罗大众如何?

退一步讲,就算是各抒己见也不用泼妇骂街,一位是清华资深教授身份,一位曾是央视资深主持人身份,请保留点与身份相符的高雅和风度。你们争论的方式,已经影响到央视和清华的品味和荣誉了,不要做自我打脸的事。

关于赵本山,明白人都看得出来,官方一次座谈会不请,情有可原;两次不请,或许忘了;三次,连本地的座谈会也不请去,就有问题了。在这一点上,清华肖鹰教授绝对站得高看得准。赵本山有他好的一面,但是低俗这个标签绝对称职。崔永元人是不错,但好人也有糊涂的时候,试问赵本山春晚那些卖拐卖车之类蒙人骗人的大忽悠表演,不是低俗又是什么呢?

所以说小崔啊,你就别犟啦,这时候挺赵本山,不说明你仗义,只能说明你糊涂啊!赵本山是人才,这不假,在低俗文化领域(我觉得这个低俗不好听,姑且叫通俗文化为好)发展取得成绩不易,应该肯定,但是如果把通俗领域的东西当作高雅艺术来吹捧,这同样是脑残有病

赵本山的艺术是通俗文化,但是格调不高,他表现的残疾人抑或农民,无论怎么看就是在丑化和歪曲残疾人和农民形象,把他们一些不良性格和生理缺陷不适当的放大,消解和异化人民文化的那种原始的活力和生气,淡化精神和品质的提升,强化肤浅与庸俗的格调,走向模式化、套路化的老路,以更多地迎合普通消费者的市场心理需求。这绝对不是正能量。

赵本山曾经说自己是草根文化,但是草根文化绝不应该成为低俗的代名词,文艺来源于生活,但是应该高于生活。

诚然,古往今来,人民创造了伟大的生活,也创造了伟大的文化,我们的文艺作品必须植根于人民创作的文化沃土之中汲取营养,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变成文艺的伟大森林。千千万万屹立在高雅艺术殿堂的作品,大多是和人民的生活、人民的情感、人民的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这个意思上说,老赵所谓的草根文化完全可以突破时空的屏障,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

虽然中国的草根文化的土壤极为厚重殷实,大有可为,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草根文化产品都能毫无疑问地登上大雅之堂,打造成为国家民族的主流文化的。更多的草根文化都会流向通俗文化领域,在那里发挥应有的文化效能,满足广大观众的一般性需求。

这不是指责通俗文艺,而是想把通俗文艺的功能定位更加准确化。实际上这种文艺的发展是不成熟的,是缺乏一定的精神品位的,需要我们不断地丰富和提升通俗文艺的内涵和品质。

其实,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艺就像是一座金字塔——底座就是通俗文艺,塔尖就是高雅文艺,没有底座不行,没有塔尖更不行。从文艺发展的自然定律看,只有为数不多的草根文化能够被打造成为高雅文化,进入塔顶,也就是大雅之堂。而且草根文化进入大雅之堂有一个中间环节,那是不可缺少的,就是文艺大家的介入和参与,换句话说,必须具备真正的知识分子的哲学及人文思想的介入和参与,否则就不能进入主流文化的大雅之堂,赵本山的小品陷入肤浅的怪圈不能自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许许多多的草根文化都是经过文艺大师的参与、改造或创新,才能成为伟大的、高雅的艺术作品。例如西部民歌,就是因为有了王洛宾的改造和升华,才成为真正的伟大精美的艺术作品,同样是反映北方人喜怒哀乐的生活实际的,像老舍的《茶馆》、《四世同堂》、《骆驼祥子》等,还有最近天津人民剧院上演的《蛐蛐四爷》等,不低俗,不媚俗,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思想意义,这都是登上大雅之堂的精品。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如今的问题并不是草根文化能否登上大雅之堂,而是塔尖有没有真货色的问题,近年来某些文艺名人甚至想乾坤倒转,把塔底放到塔尖上,要把通俗变成合理化,变成引领普罗大众的文艺主流,这绝对不是我们文艺的发展方向。

一个国家和民族,如果力图让通俗文艺主导文艺的发展和方向,那就像把一座文艺金字塔首位颠倒一般,用北方话说——倒个了!这样的文艺可能表面上很繁荣,很有人气,但是实际上陷入了低俗和庸俗的怪圈而不能自拔,没有什么文化实力,更谈不上核心竞争力了。





温馨提示:

在回复栏进行回复

将获得环境花之海全体成员对你的帮助与祝福~


环境花之海学生会

致力为同学们提供日常所需
回复1:栏目简介
回复2:环境学院·简介
回复3:环境学生会·简介
回复4:学生会部门·简介
回复5:最近活动

【环境因你而美】


订阅点击顶部标题下方“广工环境花之海学生会”

分享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回到顶部双击标题栏即可回到顶部